作文素材

74岁的徐克成每天9时准时走进办公室,开始一天繁忙的工作。很难想象,徐克成曾是一位癌症患者,前后动过5次大手术。作为研究癌症的医生,又是战胜癌症的患者,徐克成与患者有了更多共鸣。每当病人情绪不稳定时,他会握住病人的手,轻松地开玩笑为患者打气。“与其让患者在疼痛、忧郁和惶恐中离去,不如让他们有尊严地生活,享受生命的过程。”他认为,癌症是一个全身性疾病,癌细胞无法彻底除净,应该考虑顺其自然,重点改善生命质量。为此,其所在的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在冷冻消融、微血管介入、联合免疫基础上,增加个体化治疗。它使70%左右中晚期癌症患者,包括常规治疗无效或疾病复发的患者,得以延长生命。

徐克成的人格魅力,离不开“善”与“诚”。他崇德向善,厚德行医,以悬壶济世、帮助他人为最大快乐,赢得社会尊重;他诚信敬业,刻苦钻研前沿技术,受到同行推崇。

赵亚夫的腰间盘突出症经常发作,发作时疼痛得走不了路,这也成了句容很多农民心里的痛。句容“农民特产信息网”创建人梁永华一直保留着一张他拍的照片,照片上,赵亚夫佝偻着身体,吃力地行走着。梁永华说,那一次,种草莓的农民请赵老师来地头指导,赵老师腰间病痛正发作,但他二话不说来了。

赵亚夫不仅不占农民一分钱便宜,还自己倒贴钱。前些年,王柏生草莓种植中遇到技术难题,种一年草莓后必须换种别的作物,否则土里有某种病毒,草莓会绝收,但拆建大棚成本非常高。赵亚夫带着几位种植大户,去日本学习高架草莓种植技术:草莓种在营养盒里,盒子架在钢架上,每年只要添一点营养液就可以避免病毒,采摘时不需要蹲在地上。

“在日本,赵老师忍着腰疼、拄着拐杖,领我们看了15家草莓种植基地,晚上住在小旅馆,还要跟我们交流心得。”这些年来,赵亚夫8次带着农民去日本学技术,除了两次由有关部门提供经费外,其余6次都是自掏腰包。

赵亚夫时时牢记农业科技工作者要“离农民近一点”。他拥有为农民服务、帮农民致富的决心。他的事迹也证明,谁把造福百姓作为人生追求,把汗水洒在泥土里、把政绩写在大地上,谁就会受到百姓敬重与爱戴,留下千金不换的口碑。

《变形金刚4》一来,中国影院终于迎来了一次久违的“核爆”。据统计,《变形金刚4》上映3日斩获超6亿人民币的票房,击败北美同期的1亿美元。即使《变形金刚4》的放映周期只有一个月,该片在华的票房业绩铁定高于北美。

造成这一现象的背后原因,一方面是铁粉儿的支持。《变形金刚》系列自从2007年推出第一集后,迅速聚积了大量观众群,不光有当年玩变形金刚玩具长大的70后、80后,还有更多年轻的消费群体。另一方面是中国院线银幕数的快速增长。如今我们的银幕数已经超过2万块,即便如此,银幕多仍架不住观影群体更多,所以《变形金刚4》竟然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;还有,《变形金刚4》中有大量的中国元素和中国明星,譬如擎天柱驾驭机器恐龙那段,就是在重庆武隆取景拍摄的,这些中国元素也让国内观众的自豪感爆棚,捧场那是自然的事儿。

中国观众对于国内制作中比较缺乏的科幻、灾难、奇观式作品如饥似渴。而好莱坞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,不仅把中国作为他们主攻的市场,更投其所好,拍摄带有“中国元素”“中国特制版”的电影大片。中国电影要靠什么才能抵挡住陆续而来的金刚猛兽,这值得我们在视觉狂欢后清醒反思。

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200立方米,仅为世界人均水资源的1/40,可目前北京人均生活日用水量为210升,约为德国人均用水的1.73倍。数据显示,仅洗浴中心洗澡一项每年消耗水资源就高达8160万吨,相当于41个昆明湖。

北京虽然是个极度缺水的城市,但大多市民的节水意识并不强。虽然实行阶梯水价后,用水成本加大,但这对部分收入较高者仍然缺乏约束力。而更多的人,可能在家用水比较节约,但一到浴室、游泳馆等公共场所,用水就变得大手大脚。今年南水北调工程将完工,南水进京虽能缓解一些用水压力,但考虑到不菲的成本,大家更应有节水意识。

节约用水,除了提高节水意识外,还应完善城市供水体系。而且除了呼吁市民节约用水之外,更要关注非居民生活用水的浪费问题,包括洗浴中心用水、园林绿化用水、机关单位用水等。我们需要让水危机成为全民共识,激发公众参与节水的热情,同时,我们更要对供水用水的每一个环节进行调查分析,全面建立起节水的制度保障机制。

总投资87亿元、穿越晋西黄土高原和吕梁山山地的太原至兴县铁路(简称太兴铁路)工程,平均每公里需要建设六个涵洞,涵洞的关键部位台背本应采用优良材料填筑,却被大量就地取材的黄土所替代。根据施工者的实名举报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这条正在建设的铁路潜藏的质量问题令人心惊。

太兴铁路如此偷工减料,是违法施工,对列车安全运营来说存在巨大隐患,有桥的地方塌陷的可能性更大。如此豆腐渣工程,除了上级监管部门介入调查,司法机关也该出手了。

据英国媒体7月1日报道,来自波尔多的巴比提斯特·杜班切特从4月15日由法国巴黎出发,目前已到过卢森堡、比利时、荷兰、德国及捷克等国,他的目的地是波兰首都华沙,全程超越3000公里。

一路上,杜班切特或是投宿在通过互联网结识的陌生人家,或是在野外露营,但除了被丢弃的东西,他什么也不吃,哪怕是一杯啤酒。

杜班切特在自己的网站“世界饥饿”上称,他此行将主要依赖酒店、餐馆、杂货店、超市以及市场扔掉的食物为生,目的是公开谴责食物浪费。他说,“我真没想到人们会浪费如此之多的粮食。当你打开垃圾箱,发现如此多的土豆、水果、奶酪时令人感到惊讶,这些东西依然可以吃。”

杜班切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我能找到食物的原因在于,工业国家已经富裕到允许人们把大量还能吃的食物丢进垃圾桶。我找到的有些食物仅仅是外包装潮湿或破损,整袋水果被丢弃只是因为其中一个有伤。”

现在一些人的生活比较富裕,只要发现水果上的一个小伤或味道不好,便将食物扔掉。杜班切特的行为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浪费,食物的宝贵。节俭依然是我们应该保有的传统美德。

据台湾“今日新闻网”7月3日报道,斯里兰卡一家报社近期推出一款超神奇的报纸,除了能提供时事信息,还能保护阅报人的健康,一举两得。

据美国《赫芬顿邮报》(The Huffington Post)报道,为预防登革热蔓延,Mawbima报社将有驱蚊功效的天然香茅油,掺入印报纸的油墨里,使读者在阅报时不受蚊子干扰,从而防止登革热的扩散。

据报道,登革热在东南亚相当猖獗,严重者可致死。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统计,2013年就有3万人染上登革热病毒,但由于缺乏疫苗及疗程特殊,预防是防止登革热扩散的关键。

报道称,Mawbima报社出版“驱蚊报”这项创举,不仅无愧于报纸传播时事信息的大任,亦成为拯救生命的医疗工具,对世界预防蚊虫传染疾病的成就上,有极为深远的影响。

推出驱蚊报后,Mawbima报纸当天销量剧增30万份,早上所有的报纸被抢购一空,东南亚民众对登革热的憎恨可见一斑。

报纸除了了解信息的作用外,还可以防止登革热扩散,真是一报多用。科技改变生活,只要多用一点心,就可以给生活带来巨大变化。

6岁以前,彭超还是个身体健全的孩子。2001年,他和伙伴玩时触到了高压线次,命保住了,两条胳膊被从肩膀处截掉。“最初练习用脚夹笔时,趾缝被磨得钻心的痛,晚上,不知什么时候大脚趾就会抽筋。”即使双脚已经足够能应付生活,彭超也不喜欢向外人过多描述这种习惯形成的过程。

他不能穿系鞋带的鞋,也不能去银行——窗口柜台的高度,对他来说太高了。同样,在学校里每次打饭,他都要请同学帮忙。进入高中的第一天,午饭时间只有半小时,因为相互不熟悉,彭超在食堂里找了几个同学,也没人帮他打饭,半小时都在食堂,但饭没吃成。

对于无法替代双手去做的事,彭超不觉得遗憾,他更看重的,是别人眼里的自己。曾经很多次,彭超都被安排在众人面前,讲自己的事。这在别人看来是一场励志报告,但对于彭超,却是种煎熬。彭超说,自己是个复杂的人。彭超更喜欢静静地思考,想象各种各样的场景,“比如发生了一场矛盾,两个人打了起来”。在无数个设想的场景里,他不是什么英雄,只是一个解决问题的人,“想各种矛盾该怎么解决”。无论什么天气,在外人面前,彭超衣领的扣子永远是系上的,他希望以此遮住伤痛留下的疤痕。他说,自己更喜欢体现的价值,是自己能做到别人所不能的。就像在数学课上,老师提出一个问题,同伴们都答不出来,而自己是唯一答对的学生。

彭超不愿别人把自己看成弱者,求助在他眼里是奢侈品。其实,人生本应如此。自己才是解决一切困难的执行者。彭超只想证明我可以,我能行,他更喜欢体现自己的价值。所以我们的同情对他来说是一种负担。

日本大学生到农村帮助农民干活,农民送给大学生大米,这种通过劳动获得“奖学米”的方式正在日本流行起来。

据《朝日新闻》报道,“奖学米”活动始于2009年,由当时还是大学生的笠木惠介等人发起。迄今为止已有福岛县和新潟县等地的农民与大学生结成“对子”,按照活动规定,每年5月到11月期间,大学生至少3次住在农民家中,体验务农生活,他们的交通费由当地政府支付,农民免费提供吃住,大学生每参加一次帮农活动获得3-5公斤“奖学米”,最多可获得25公斤“奖学米”。女大学生牧野瑠璃说:“亲身体验务农生活,让我明白食物是怎样生产的。”笠木说,这种“互帮互助”活动能加深大学生对农业的关心,也能帮助农民扩大农产品销路。

“奖学米”这一活动既能让大学生得到实践,又能帮助农民扩大农产品销路,可谓一举多得。而且这一公益活动是互助性的,是双方受益的,没有施者,也没有受者,只有受益者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